这是求情吗,女被告续求情

7岁女童被母亲疏忽照顾以致严重营养不良,送院发现脑部严重受损,现成植物人。其父母日前被裁定共两项意图妨碍司法公正罪成,女童母亲另被裁定一项疏忽照顾儿童罪成。代表女童母亲的大律师,力陈女童母非蓄意令女儿捱饿,案件不涉实际身体施虐。法官反驳,没提供适当照顾以致女童受害,等同施予实际身体虐待。

7岁女童疑被母亲疏忽照顾以致严重营养不良,女童送院后被发现脑部严重受损,现成植物人,其父母昨被裁定共2项控意图妨碍司法公正罪,女童母亲另被裁定一项疏忽照顾儿童罪。代表女童母亲的大律师求情时透露女童遭大孖女及母亲用藤条殴打,法官闻言即质疑「这是求情吗」,又形容女童在家中不受爱护,犹如灰姑娘。

本案其中一位陪审员,今日亦到庭旁听。他在审讯期间,曾表示听取部分证据感到不安,要求法庭提供辅导服务。

相关报道:母虐女致植物人 官:囚10年也不够 疏忽照顾罪成
被轰剥夺生存机会

其他报道:称港铁高层黄唯铭应知情 中科总经理:礼顿要求删除剪钢筋影片

本案首、次被告分别是女童的母亲和父亲。代表首被告的大律师她求情时欲索取精神科报告,但法官认为即使为首被告索报告,也没有实际价值,拒绝为她索精神料报告。大律师又形容本案奇怪,指女童或受厌食症影响,法官反驳这理由为首被告用以逃避刑责的籍口,大律师坚称有线索显示女童或有某种病,以致女童拒绝进食,首被告非故意使女童捱饿,法官质疑:「即是女童将自己饿死?」又称看不到首被告的悔意。

本案首、次被告分别是女童母亲和父亲。代表首被告的大律师进一步求情指,首被告非蓄意虐待女童,或令女童捱饿,女童或因身体情况无法进食,才导致营养不良,而女童身上的伤势亦非首被告蓄意造成,望判刑不以女童的伤势为基础。大律师又呈上医疗报告,指女童或因为急性神经退化以致心脏停顿,进而脑部受损。

大律师又透露,首被告与前夫所生的大孖女,在与警方的录影会面中透露,女童曾放洗衣粉及大小二便在家中的杯内,众人无法忍受才以藤条打女童,大孖又指自己及首被告曾分别用藤条打女童3次及1次,女童及后才因而拒绝进食。法官此时指出,即女童涉遭暴力对待,向大律师问:「这是求情吗?」虽大律师解释暴力程度不严重,但法官表示不能接受小孩被藤条殴打。

大律师又指,本案并不涉及实际身体虐待。法官即质疑,若不涉及虐待,女童身上严重伤势是如何引致。他又说,首被告明显不让女童外出,困于家中两个多月,而且明知她需要医疗照顾却不提供;若明知女童需要照顾,但却没提供所需照料而令女童受害,等同施予实际身体虐待。大律师则力陈,首被告没有实际虐待女童。

法官直言女童犹如「灰姑娘」,不受家人欢迎、被孤立,亦无法向任何人求助,但大律师力陈首被告非故意令女童捱饿,而她身上的伤势是由褥疮恶化而成,女童或患有某种病以致她拒绝进食,法官即询问是什么病,大律师回道「不知道」。法官表明不清楚首被告的求情方向,要求其大律师向法庭提交书面陈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