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申禁制令索偿,女业主向装修师傅索偿69万

小西湾富景花园住户入稟区域法院控告,邻居多年来滋扰其生活,住户认为邻居晾晒内衣裤邪门,放在门外的鞋尖指向其单位内,不利风水,又投诉邻居出入时大力关门造成巨响使他们受惊、在楼层垃圾房烧衣纸致火警隐忧等,有关行为使住房蒙受精神压力及损失,故向法庭申禁令,要求邻居停止滋扰行为及索偿。

国泰女地勤2015年在元朗流浮山住所附近遭邻居两头藏獒咬至重伤留院,女狗主被票控,前年罪成罚款1.8万元。女狗主当日闻判离庭后一度情绪激动,企图从行人天桥跳下。她日前则入稟区院,指2012年装修师傅协议在5个月内完成其元朗傲凯峰单位的工程,惟至2013年9月工程仍未竣工,至她搬进单位后须站立吃饭,精神受困,现向装修师傅及合伙人索偿逾69万元。

其他报道:张智霖指对质时被告表情上承认犯偷窃罪
反驳辩方质疑:我说的当然真

原诉崔焕好控告被告张文康及王凯达,称两人未能按时完工违反合约,以致原诉人蒙受损失,包括时间及精神上损害。

原诉为刘耀鸿、林敏君,被告为吴汉生、郭静文、吴家乐、吴家谦。入稟状指出,原诉与被告为邻居,被告自2005年起便在单位外墙非法安装晒衣架,将红色、黄色及黑色的内衣裤晾在架上,而且更故意将鞋子放在单位外,鞋尖直指向原诉人家门口,原诉翻查资料,认为被告晾晒女性内衣裤邪门,因为月经会弄髒内裤,属于污秽排泄物;而且鞋尖是煞气所在的方向,绝不可朝室内。

原诉人在入稟状中指出,2012年11月14日她在地产公司介绍下,由被告王凯达承接元朗流浮山傲凯峰全幢3层村屋连天台及花园装修工程,合约为期150天,由王的合伙人张文康拟定,并由张代签。

被告一家人亦多年来多次大力关上闸门及木门,造成巨大噪音,以至原诉感到烦扰及造成心理压力,更令原诉患上耳鸣及失聪,原诉因而需求医。入稟状指出,于2014年10月,首被告在第二原诉人出升降机时,突然出现阻其去路并向第二原诉人「眼啤啤」至少5秒,令第二原诉人感到尴尬、被威胁及不快,首被告及后返回自己的单位,及大力愤怒地关门,发出巨响。自此后,原诉人每逢返家时都会感到害怕,而两被告亦持续大力关门。

合约订明工程费共约96万元,前后加工下,全数增为123万多元。惟于2013年5月底,原诉发现工程进度落后,被告二人承认工程失误,又因缺乏现金未能赎回已付订金物料。原诉因此预先支付工程费,两人亦承诺会在7月底完工。

首、次被告的两名儿子,即第三及第四被告,过去数年邀请同学回家玩游戏、看电视及电影至深夜,令原诉人及其工人于晚上无法安睡,而两儿子亦「有样学样」,出入时大力关门,以致造成巨响,滋扰原诉人。有鑒于噪音问题,原诉人更要搬到酒店及另觅单位暂住。

惟至同年6月底,原诉发现仍有很多工程部分未完成,追问之下张承认挪用款项。两被告委託另一间公司接手,并要原诉垫支20多万元。2013年9月,原诉因旧居须交吉,被迫搬到涉案单位居住。

入稟状又提到,次被告曾在楼层垃圾房摆放金属罐,并烧衣纸,以致邻居感到害怕,亦构成火警隐忧,亦将旧报纸等杂物放置门外。原诉人曾就此事件向管理处投诉,大厦保安亦曾向被告反映问题,管理处曾在该楼层发出告示,惟未得到任何改善。原诉人亦向东区区议员梁国鸿求助,梁国鸿建议原诉人可以安装摄录机拍下有关情况,以便交予管理处或警方跟进,原诉人及后拍下多段影片及照片。

原诉迁进单位后,发现接手的装修师傅亦只完成部分工程,例如走廊电灯乱闪、热水炉没有热水、大厅灯槽内电线杂乱、电掣没有电源等。原诉怀疑被告二人承包的电路工程,僱用无牌电工安装,认为情况危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