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证人,胎死孕妇菌入血亡

孕妇于2015年因发烧及感觉不到胎动求诊,惟受感染胎死腹中未能排出胎盘,最终死于败血性流产,死因庭今续研讯。事主血液报告事后验出有大肠桿菌;深切治疗部驻院医生估计,事主是在入院前已在「社区感染」。专家证人则指,应可在较早时间转用另一款抗生素,事主病情有可能好转。

孕妇于2015年因发烧及感觉不到胎动求诊,未察觉穿了羊水,其后因受感染胎死腹中,且未能排出胎盘,终死于败血性流产,死因庭今续研讯。专家证人供称,整件事关键在于未能在取出胎盘手术前,为事主注射抗生素「奥美丁(音译,Augmentin),虽不敢百分百肯定事主会药到病除,但情况应该会较好,康复机会大很多。

相关报道:胎死孕妇疑菌入血亡 医生:血库未察危急致延迟逾2小时供血小板

广华医院妇产科顾问医生梁永昌以专家证人身份作供称,根据事主王咏欣的病人记录,2015年11月22日晚上7时05分,事主出现败血性休克,若当时能转用抗生素「奥美丁」,情况应可以较好。他指,当时医生曾提及,若事主败血性休克情况持续,需转用「奥美丁」,但最后却延至翌日下午3时才转用,梁称「我都唔知点解会咁」。

时任玛嘉烈医院深切治疗部驻院医生唐守圻供称,2015年11月22日晚若是他当值,见事主王咏欣出现败血性休克后,会在较早时段为事主转用较为广谱的抗生素「奥美丁」,而事后知道此药能对付事主感染的大肠桿菌。惟最后至翌日早上他当值后才决定转用,至23日下午2时许才为事主首次注射「奥美丁」。

梁解释,「奥美丁」能有效对付事主血中的大肠桿菌,惟事主在23日早上11时38分做取出胎盘手术时,并未转用「奥美丁」,即事主在手术期间未有合适的抗生素保护,而胎盘附着的子宫壁有很多血管,是让细菌有机会进入的介点,因此削弱了手术的成效。

广华医院妇产科顾问医生梁永昌以专家证人身份作供称,翻看病人记录,曾有在22日晚上提及,若事主仍继续出现败血性休克情况的话,需转用「奥美丁」,惟不知道为何延至翌日下午再转用。他称,虽不敢肯定早点使用「奥美丁」可扭转局势,但「有咁嘅可能性」。

梁续指,23日凌晨3时半已注射第二次子宫收缩药,惟半小时后胎盘仍未排出,应尽快做取出胎盘手术,1小时内做较好。惟他强调,早点转用「奥美丁」才是重点。他指,若一早转用「奥美丁」控制事主感染的情况,即使迟了一些做取出胎盘手术,也不太关键。至24日,院方已不能控制到事主感染的情况,「转唔到弯」。

梁根据多名肇事医生撰写的事主病人记录给意见,对于医生见事主发烧后,让事主留院观察的决定认为「合理」,惟事主丈夫曾坤洪突然情绪失控,在近亲席上大喊「我哋要求住院㗎」,又质疑为何事主发烧后没有立即检查胎儿。死因裁判官令他停止但不果,曾续喊「太过份喇,报告全部都係医生自己写㗎」。研讯一度需暂时休庭。

梁又称,事件中最大的风险因素,是事主「穿了羊水」,惟究竟是先宫内发炎而致穿羊水,还是先穿羊水后才宫内发炎,就弄不清楚,因为不排除是大肠桿菌令羊膜发炎,引致羊膜提早于胎儿23周时便穿,形容是「鸡先定蛋先」的问题。他又指,事主穿羊水后上呼吸道受感染的情况,亦推迟了穿羊水及下身发炎的诊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