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主心肌肥厚或有隐疾,死者母嫌疑大会迟通告

24岁见习工程师,2015年参加渣打马拉松10公里赛,跑至临近终点时心脏病发,昏迷倒地,经抢救后翌日不治。死因庭今展开研讯。工程师母亲指,儿子晕倒后送院,大会未有即时通知,又质问为何院方迟迟不将儿子转院,及时救治。

24岁见习工程师3年前参加渣打马拉松10公里赛,跑至临近终点时心脏病发,昏迷倒地,经抢救后翌日不治。死因庭今继续研讯。救治事主的深切治疗部顾问医生供称,临牀发现事主有心肌肥厚,有可能是先天性或未发现的隐疾,惟法医报告没有相关发现,法医其后进行基因病变的研究,亦未找出突发性心律失常的基因,故具体的潜在原因仍不明。

其他报道:辩方:张秀贤无呼吁无限期逗留
不能排除警放催泪弹间接致佔领金钟

东区医院深切治疗部顾问医生沈开平供称,事主吴卓谕送院时,其心脏已停顿近1小时,而心脏停顿30分钟以上的病人存活率已极低。沈据临牀诊断,量度事主左心室壁厚1.7厘米,正常应少于1.2厘米,令左心室跳动缓慢。沈解释这有可能是先天性,病者或年轻时已有此问题而未知,但剧烈运动以致把身体推至某个极限,则会诱发此病。

事主吴卓谕的母亲杨婉华供称,2015年1月25日早上9时,她收到主办方来电,称儿子跑步时晕倒,送入律敦治医院。杨一小时后抵达,才得悉儿子心跳曾停顿,医生其后称仪器不足,需转往东区医院。杨表示,不解调院过程耗时长,亦不知道儿子如何被急救。

惟家属问及,临牀发现与法医报告有出入,报告没有指出事主心脏肥大。沈指出解剖与临牀情况不能比较,或因尸体水分缩减而有别。

香港业余田径总会秘书处行政总监伍于豪指,10公里赛道由城市花园对开东区走廊起步,在筲箕湾折返跑回维园终点站,赛道的坡幅微斜。根据纪录,事主由早上7时15分起跑,用了1小时05分跑至第9公里,属中上成绩,不需冲线过终点。事主是在跑至距离终点约500米处,在铜锣湾怡东酒店外的折返点晕倒。

而负责解剖的病理部顾问医生吕润开供指,未有发现心内膜或心隔膜增厚、肥大等异常,量度左心壁厚1.5厘米,从病理学角度而言不算肥大。吕总结心脏停顿和临牀情况,结论为事主死于心脏性猝死。吕其后再作分子遗传研究,在100对有可能突变的基因中,他测试其中35对有可能出现突发性心律失常的基因,但找不到病变。

家属一方问及,事主的号码布背面,填有紧急联络人资料,但直至事主送院,都没有人通知家属。伍解释,医疗辅助队很快已派员到场,或因忙于急救,未有查看号码布。

吕解释原发性心律失常致死的人中,年轻人佔约百分之30,亦存在检测不到和未发现的疾病基因。深切治疗部主管殷荣华补充称,研究显示每十万名跑马拉松参赛者中,百分之0.5至1名跑手会出现心脏停顿,而绝大部分出事的人均在终点前晕倒,故设立医疗队团在最近的律敦治医院候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