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尔德人建国梦难以实现

库尔德人在中东的影响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大。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他们已经成为维持平衡状态和中东破局的关键力量。以至伊拉克库尔德斯坦自治区政府主席、库尔德斯坦民主党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今年1月22日,向世界大国领导人发出呼吁,要求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和建国的主张,他还提出在2016年就库尔德人建国问题举行公投。巴尔扎尼认为,现在是库尔德人独立和建国的最好时期。但他同时承认,库尔德人独立和建国在现阶段仍面临如土耳其、伊朗等邻国的反对和内部分歧等阻力,库尔德人建国并非易事。有强烈独立愿望的库尔德人独立公投的诉求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夹缝中生存的民族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最古老的民族之一,也是没有自己国家的民族。库尔德人数量仅次于阿拉伯、突厥和波斯民族。目前主要生活在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东北部地区,面积约40万平方公里。全球约有3000万库尔德人。其中1800万生活在土耳其,约有550万生活在伊拉克,叙利亚境内有20多万库尔德人直到2011年才获得叙国籍。他们使用库尔德语,信仰伊斯兰教,多数为逊尼派。库尔德人作为中东的主要民族之一,因其长期不放弃“独立建国”的立场,常遭受所在国政府的高压政策。

长期以来,库尔德人被划归不同国家,在几个国家的夹缝中生存,但库尔德人从不承认这种政治分割,有着强烈的民族独立愿望,他们能在分属不同国家的库尔德斯坦地区之间“来去自由”。在进行起义或反抗活动时,每当遇到本国政府镇压、围剿或战局不利时,库尔德游击队便转移到他国库尔德地区;有的库尔德武装甚至把活动基地直接建立在别国库尔德地区。2008年,土耳其曾跨界到伊拉克清剿试图通过武力手段建立“库尔德斯坦共和国”的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在土耳其,库尔德民族政党和组织的活动都是非法的,土当局除对该族实行同化政策外,曾与有库尔德人居住的邻国签订了一系列旨在切断与邻国库尔德人联系的协议。土耳其库尔德人中许多人已进入城市,要求自治的运动不如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激烈。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是伊拉克境内库尔德人聚居地,包括杜胡克、苏莱曼尼亚和埃尔比勒三个省以及基尔库克、摩苏尔和迪亚拉省部分有争议地区,面积约8万平方公里,首府设在埃尔比勒。1958年伊拉克共和国成立后,库尔德人同伊政府进行过多次谈判。1970年3月,伊政府与库尔德民主党签订和平协定,规定四年内给予自治,但库尔德人认为伊政府在4年中只给了他们有限的自治。1975年3月,库尔德人和伊政府曾达成协议,建立了包括苏莱曼尼亚等三个自治省在内的伊拉克北部自治区。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库尔德人反对政府的动乱从未中断。

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伊拉克库尔德人利用有利时机占领了伊北部的部分城镇,伊拉克军队对库尔德人再次进行镇压。同年4月5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688号决议,谴责伊拉克当局3月下旬对库尔德人的镇压行动。随后,美英法等国在伊拉克北纬36度线以北划出了一个面积大约4.4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安全区”,禁止伊拉克飞机或军队进入,由美英法三国组成的联军负责执行空中巡逻任务。伊拉克政府因此失去了对其北部库尔德人地区的控制。

目前,库尔德自治区已经成为伊拉克的安全绿洲,在伊拉克境内大多数地区仍饱受战火动荡与暴乱之苦时,库尔德地区秩序井然、安全的优势已经为其吸引了众多的海外投资,目前已与超过40家外国石油公司进行合作。

2011年叙利亚危机的升级使得叙利亚库尔德武装趁乱崛起,建立“人民防卫队”。崛起后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采取“骑墙”的态度,虽在各派别的较量中求得生存,但依旧面临重重危机。今年2月13日,土耳其开始炮轰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区,防止其独立建国对土耳其国内库尔德人所造成的连锁反应。并且,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进攻也从未停歇。

在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过程中,美国被动卷入了这场库尔德闹独立的大戏。美国像需要土耳其人那样需要库尔德人。然而,美国在叙利亚的主要盟友——库尔德民主联盟党,遭到了美国在北约中的长期盟友土耳其的连续轰炸。库尔德民主联盟党事实上已经是打击“伊斯兰国”最有效的力量;“伊斯兰国”自2014年占领伊拉克和叙利亚部分区域以来丢失的领土,几乎全都是失给了库尔德民主联盟党和美国空军的联合行动。土耳其人认为,库尔德民主联盟党是一个恐怖组织。库尔德民主联盟党与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党有密切联系。

美国出于自身的战略需要,一直在努力撮合土耳其与叙利亚和土耳其库尔德人之间达成一笔重大交易。并称该交易将惠及中东所有相关方,以及美国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战情。

库尔德人独立公投面临诸多障碍

埃及《地区战略研究中心》2016年2月18日发表题为《2016年库尔德人能建国吗?》分析文章指出,库尔德领导人巴尔扎尼要求就库尔德人独立和建国问题举行公投的主张很难实现,面临诸多障碍:

一、库尔德主要政党之间存在严重分歧。特别是巴尔扎尼自治区主席的任期延长后,议会活动和政党政治活动均被冻结,“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和“改革运动力量”之间互相指责对方腐败和走私石油,各派尖锐对立和矛盾加深。

二、库尔德各政党内部有人主张推迟就决定库尔德人命运进行的公投,认为巴尔扎尼要求独立公投的时机不合适,有效的公投运作机制缺失,将会遭到伊朗、土耳其等邻国的强烈反对。地区的政治和经济环境也不容许库尔德人独立。美国即将进行总统大选,奥巴马总统亲库尔德人的政策可能会变化,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战争中,奥巴马明显支持库尔德人的立场引起其盟国土耳其的不满,矛盾尖锐化。

三、库尔德人普遍担心全民公投会引发各派武装之间新的内战。将会使库尔德人在中东局势变化中和打击“伊斯兰国”斗争中得到的“战略红利”丧失殆尽,化为乌有。

四、世界石油市场石油价格暴跌加剧库尔德人控制地区的经济困难,失业和贫困化严重。截至2016年1月23日,库尔德人出售的每桶油价仅20?美元,石油收入锐减,自治区政府没有能力提高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和安全人员的工资。

五、利用库尔德自治区的经济危机,伊拉克中央政府向自治区当局施加压力,逼迫库尔德人签订新的石油分享协议。由巴格达中央政府给自治区有125万库尔德公务员发放工资,条件是库尔德人停止销售石油,由中央政府统一出口。伊拉克中央政府出台这项协议,旨在阻止库尔德独立公投的企图。2014年底,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自治区达成一项长期协议,双方同意分享伊拉克的石油财富和军事资源,共同对抗“伊斯兰国”组织。根据协议,从2015年开始,库尔德地区每天将其生产的55万桶原油通过伊拉克国家石油销售局经土耳其杰伊汉港口出口国外,作为回报,中央政府恢复将国家财政预算拨款给该区。然而在2015年7月,库尔德自治区停止向国家输送石油。库尔德地区称,起初由于技术原因,该地区无法输送约定数量的石油,中央政府则支付30%到40%的费用,后来该技术难题得到解决,该地区日均输油约50万桶,而中央政府所支付的费用却没有增加。但伊拉克中央政府官员则表示,协议破裂是因为库尔德地区输油太少。石油收入占伊拉克经济预算的90%,国际油价下跌,中央政府正面临经济危机。可以预见,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与伊拉克中央政府的争斗将会继续。

六、中东地区正在面临战争造成的严重财政困难和难民危机等问题,库尔德人要求脱离伊拉克版图的独立和建国的公投,将导致地区紧张局势加剧,对地区的反恐和打击“伊斯兰国”组织产生不利影响。

七、库尔德人在打击“伊斯兰国”组织武装的借口下,通过了一项决议要划定一条长1000公里的所谓新边界线,引起了伊拉克北部土库曼人的恐慌和不安。如果这条新的边界线得到认可,将为库尔德人独立铺路。巴尔扎尼曾强调,这条新的边界线是用鲜血换来的,不容改变的。库尔德人划新边界线的做法实际上为独立公投的政治诉求增添了麻烦并引起地区邻国的恐慌。

综上所述,库尔德人希望利用地区局势的变化,来实现独立和建国的努力会遇到种种阻力。今年2月13日,土耳其开始炮轰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控制区,防止其独立建国对土耳其国内库尔德人所造成的连锁反应。并且,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进攻也从未停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库尔德人的建国梦依旧遥不可及。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所智库理事、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