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议会选举

2月29日,伊朗议会选举初步结果显示,改革派占据优势,可能成为此次选举的赢家。最终结果也是改革派力压保守派,那么此次议会选举也可以说是2013年伊朗总统大选的2.0版。如果说2013年鲁哈尼绘制的执政蓝图吸引住了求变的伊朗民众,此次议会大选则是伊朗民众对鲁哈尼执政两年来政绩的认可。同时也反映出伊朗在经过长时间的制裁后,求变成为伊朗国内的共识。

首先要指出的是此次议会选举比较成功,以下两点可以佐证。

一是民众参与投票的热情高涨,根据伊朗内政部数据显示,此次选举的投票率高达70%。一方面是在伊核全面协议达成的特殊拐点上,伊朗民众参政的积极性得到激发;另一面也得益于伊朗高层对选举的有意设计,将议会选举和专家委员会选举安排在同一日,利用“两会”选举的叠加倍增效应,吸引更多的选民参加竞选。此举不仅扩大伊朗的影响力,同时也对外彰显伊朗的民主以及政权的合法性。

二是无论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都可以超越执政理念的分歧,对选举的积极意义有高度共识。伊朗保守派负责议会选举的发言人哈达德·阿德尔指出,“此次选举是伊朗的政治节日,向外发出了伊朗团结而有力量的信号”。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参加此次投票时曾发表讲话,他指出“选举非常重要,特殊节点的选举更加重要”。

从初步选举结果看,多数伊朗民众将信任票投给了改革派,很大成程度上是因为多数伊朗民众对过去两年多以鲁哈尼为代表的改革派执政团队政绩的认可,民众从中看到了生活的希望,看到了国际社会解除制裁后伊朗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并可享受到发展红利。

经济是此次选举的核心议题,伊朗多数民众认可鲁哈尼总统外交为经济服务的执政理念。鲁哈尼在执政之初曾向民众承诺,将发展经济置于最优先选项,甚至置于革命理念之上。他认为,几十年来,伊朗的财富一直是用于外交,现在反过来,伊朗利用外交服务于国内经济。“在下一个十年,伊朗可以换种治国策略,看看这将为伊朗人民的生活水平、收入、就业带来什么变化”。这种理念的新鲜感以及由此带来的实际效果,打动了伊朗选民。鲁哈尼的执政方略回应了伊朗多数民众求变的诉求,如若保守派占据议会的多数席位,鲁哈尼正在实施的经济政策恐要大打折扣。

从外交角度看,伊朗民众对遭受国际孤立的强硬外交政策有所抵触。以鲁哈尼为代表的改革派倡导改善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尽管与美国并未实现真正的融冰化冰,但就以伊核全面协议签署为标志,美伊关系实现了缓和。在美国的联动效应带动下,伊朗与欧洲国家关系迅速升温,首脑访问络绎不绝,实际上为伊朗敲开了欧洲国家的“大门”,拓展了伊朗的外交空间。伊朗通过外交吸引外资,为国内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

从伊朗的敌人——美国视角看,改革派在议会选举中的良好表现,符合美国的利益。以往伊朗大选,无论是总统大选,还是议会大选,美国都在关注。但关注点不同,关注的方式也有变化。在2013年前,伊核问题僵化不前,美国希望利用伊朗大选的节点,破坏伊朗大选,以实现伊朗政权“变天”。因此,美国在暗中没少拆伊朗的选举舞台。但此次选举美国心态发生了变化。如果说以往美国在伊朗选举问题上求乱,那么在今年的议会选举,美国是求稳。美国希望看到鲁哈尼领衔的改革派有所斩获,保障伊核全面协议继续向前推进。

需要认清的是,此次选举并不代表保守派在伊朗政坛被边缘化,伊朗国内保守派的势力仍旧强大,不过是对改革派的掣肘工具将减少。伊朗革命卫队仍旧是保守派的堡垒,在年龄稍大的伊朗民众中,保守派仍有很深的民众基础。并且,老谋深算的哈梅内伊不会在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选边站,而是要根据形势变化发展,选择最佳落脚点。

此次选举是在伊核全面协议签署并实施、伊朗与美西方国家关系缓和的大背景下举行的,意义重大,关系到鲁哈尼总统剩余任期内将已在路上的执政理念能否继续落实下去,关系到下一步伊朗内政外交走向,关系到2017年伊朗总统大选的走向。从中长远角度看,此次选举具有承上启下的意义,将开启后制裁时代伊朗内政外交的新篇章。随着改革派在伊朗政治版图的新一轮崛起,鲁哈尼在落实政策上掣肘将减少,伊朗在释放压抑多年的经济潜力后,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期。

(作者为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文章转自中国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