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聘者络绎不绝,中国民企加速涌入埃塞制造业

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南部郊外,有一座东方工业园,这是中国在埃塞俄比亚的首个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园区占地5平方公里,连接着两个60万人口的城镇,目前已经有85家企业入驻,行业涉及纺织、服装、制鞋、钢筋、水泥、制药、汽车组装等,这些企业绝大部分来自中国。图为鞋厂工人在2015年启用的新厂区内工作。  工业园的门口红底的电子屏上,播放着“中非友好、合作共赢”八个汉字。电子屏幕旁的招聘区,常年聚集着来自当地的应聘者,每当有看到中国人走出园区,他们就会围拢上来,寻找各种工作的机会。自2007年11月通过商务部财政部的境外经贸合作区招投标后,工业园内的企业已为当地解决1万多个就业岗位。  来自杜卡姆镇的贝亚姆今年18岁,已经在力帆汽车公司的整车组装生产线工作一年了,除节假日外,他每天工作8小时,每个月可以拿到1800比尔,相当于440元人民币,当地劳动者的平均月工资为300元人民币左右。贝亚姆说,在中国的工厂,他学会了沟通与自律,见识到了有别于传统手工行业的高科技制造。相隔不远的东方印染厂,来自中国的技工吴云飞负责纺织机开机前的准备工作,虽然不懂英文,但他与当地雇员相处的很好,“说不清楚的就靠‘比划’,都能懂。哪怕是最简单的微笑,能让对方感受到善意,就足够了”。据统计,在非中资企业的中方员工和当地雇员平均比例为1:8。而另一个在建的中国工业园区-华坚工业园生产女鞋的工厂内,中非工作人员的比例甚至能达到1:20以上。  杰米斯今年27岁,中文名字叫“上海”。他是华坚集团2012年在埃塞俄比亚建厂的第一批本地雇员,6年后,杰米斯从一线员工干到工厂的经理助理,负责两国员工在生产中的协助沟通工作。“感谢中国人,他们教会了我技术、文化和礼貌”,杰米斯流利的中文得益于他进厂工作一年半后的一次培训,他和其他55名当地的优秀雇员被送到华坚位于赣州和东莞的工厂,进行了为期一年左右的培训。在那里,他学习了中文,也学到了中国的工厂管理方式。现在,杰米斯一个月的工资收入达到三万比尔,约合人民币七千多元。  2017年,华坚集团为埃塞俄比亚带来3108万美元(约1.95亿人民币)的外汇收入,对于外汇普遍紧缺的东非国家来说,这是一个可观的数字。据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2018年年初发布的报告显示,埃塞俄比亚位于东非经济发展的前端。该委员会预测部负责人哈立德·侯赛因认为,埃塞俄比亚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包括投资增加以及工业园建设。由于中国在当地的工业园区的样板效应,埃塞俄比亚政府已经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进工业园建设,目前已有的十多个工业园中,多个由中国公司承建运营。
[责任编辑:Gulfinfoczcyl]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 Tags 非洲

埃塞正处在工业大发展的时期,土地价格一路飞涨让工业园价值迅速攀升。经过十年的发展,东方工业园内已被中埃政府称为中埃产能合作的典范,两国政府高层领导人频频前往这里参观访问。如今,东方工业园一共有70多家企业入驻。华坚鞋厂是最早落户东方工业园的企业之一,并被视作中国与埃塞进行产能合作的样板。从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沿着高速向南行驶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看到醒目的红色大牌子,上面用中文写着“东方工业园”。在园区内,一条条宽阔的柏油路纵横交错,绝大多数道路的名字都带着浓浓的中国元素,如“东方大道”、“江苏路”、“上海路”、“北京路”、“浙江路”和“广州路”等。这里就是由中国民营企业投资的埃塞东方工业园,也是该国境内首个由外资建成且已经正式运营的工业园区。在入租园区华坚国际鞋城的院子内,几十名埃塞人正在进行队列训练。在一名埃塞领队的中文口令下,他们在练习稍息、立正、左转右转,还能用中文喊着“一二三四”齐步走。这一充满中国特色的入职培训将持续一周时间。工厂的中方负责人说,这是为了增强新员工的纪律性,并让他们尽快彼此熟悉,因为制鞋是一项需要高度协作的工作。如今,东方工业园一共有70多家企业入驻。“一期已经全满了!所有土地和厂房都租出去了!很多投资者过来只能等二期。”东方工业园董事卢其忠十分骄傲地说,“我们二期的土地5月就能拿下来,一年就能销售出去,现在排队的就占了一半!”东方工业园总规划面积5平方公里,一期2.33平方公里,二期1.67平方公里,三期1平方公里。卢其忠的骄傲不无道理。埃塞正处在工业大发展的时期,土地价格一路飞涨让工业园价值迅速攀升。2008年,东方工业园拿地仅需1比尔/平米/年,并享有99年租期,而今年,在园区拉动效应下,周边土地已涨到68比尔/平米/年,且有价无市。“东方工业园现在简直是躺着数钱了,你不得不佩服人家的远见。”正在东方工业园内租地建重卡组装厂的胡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出示了一份签约合同。2015年10月签约时,除了交给埃塞政府1比尔/平米/年的租金外,他还一次性交给工业园5万元/亩的开发费,租期92年。短短一年半后的今天,开发费又涨到了12万元/亩,与最初3万元/亩的价格相比,涨了不止三倍。如今,经过十年的发展,东方工业园内已被中埃政府称为中埃产能合作的典范,两国政府高层领导人频频前往这里参观访问。卢其忠几乎每天都要在园区内接待一拨又一拨来考察的企业代表,他的座驾——一辆尾号“88888”的雷克萨斯LX570——在埃塞华人圈有极高的知名度。他还有一辆正在申请“99999”牌号的陆虎停在车库里。尽管现在春风得意,但回忆当时来埃塞建工业园的决定,卢其忠一声长叹后说:“这实在是一个很冒险的决定。”东方工业园的国内投资主体是江苏永元投资有限公司,在国内主要做制管机设备制造及生产焊接钢管,法定代表人是卢其元。卢其忠是卢其元的三弟。做第一个来埃塞“吃螃蟹”的企业卢其元2006年来埃塞考察,当时想在埃塞生产自来水管,结果发现本地毫无工业基础,做水泥的利润更高。就在他回国着手准备做水泥的时候,恰逢商务部进行境外经贸合作区招标,符合条件的境外园区将获资金支持。于是,卢其元当即决定,干脆就在埃塞做个工业园!“说实在的,民营企业在境外建境外园区,也只有我们三个傻瓜会做这个事情。”卢其忠说,我们这个园区完全是从三个人口袋里掏钱,通过滚动式发展捡起来的。”据了解,在工业园内,他们独资成立了中舜水泥厂,与中非发展基金合资成立了东方水泥厂,还与其他企业合资成立了LQY制管有限公司、东方钢铁厂、三圣药业和三圣特种建材。所谓的“滚动式发展”,主要靠东方水泥厂、中舜水泥厂和东方钢铁厂的收入来支撑园区建设。东方工业园一期工程总共投入了2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是他们自己的资金,最艰难的时刻甚至要变卖国内资产来支撑园区发展。在2015年拿到“国家级境外经贸合作区”的资格后,东方工业园获得了1亿元人民币的基础设施补助,但这对于总投入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一开始真没好好算过这笔账。”卢其忠说。尽管现在一地难求,但最开始的时候,3万元/亩的价格都招不来企业。“那时候,三通一平已经做好了,厂房也已经改好了,可就是没有企业来。”东方工业园管委会常务主任焦永顺说,“平整后的土地都长出草来了,清了一遍,还是没人,又长一遍草。”焦永顺认为,没人来的主要原因是埃塞政府最初给的支持不到位。“这是埃塞的第一个工业园,在此之前,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工业园。”这就导致入园企业无法与工业园办理土地分割。“2012年,埃塞前总理梅莱斯通过行政命令,给入园企业办理了土地证。经过三年的不懈努力,到了2015年4月,埃塞政府才出台首部工业园法,彻底解决了这一问题。”我们这个民营企业竟然还推动埃塞出台了一部工业园法。这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卢其忠说。中国和埃塞产能合作兴盛华坚鞋厂是最早落户东方工业园的企业之一,并被视作中国与埃塞进行产能合作的样板。今年4月底,经济学家林毅夫在博鳌亚洲论坛上称,华坚集团在埃塞投资非常成功,埃塞就因为这家工厂完全改变了在国际上的影响,每年吸收的制造业外国直接投资在非洲排名第一,埃塞当前欣欣向荣的情形非常像令人振奋。走进厂区,可以看到4000名当地员工身着制服在六条生产线上忙碌,为一双双女鞋剪裁、缝纫、拉底、定型。四周墙壁高高挂着红底白字的大横幅,上书“坚持是效益”、“迟到是耽误”、“准时是诚信”的中文口号,下面配有英语和阿姆哈拉语的翻译。华坚正是以“中国速度”实现了在埃塞的飞速发展。2011年8月,梅莱斯在广东东莞访问时,邀请华坚赴埃塞考察。2012年1月,华坚在考察后决定在东方工业园建厂。三个月后,工厂正式投产,2013年,成为埃塞前十大公司和当地规模最大的民企。截至2016年底,华坚已累计出口超过8000万美金,实际结汇超过4000万美元,为当地解决了6000人就业。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华坚也受益于埃塞低廉的人工成本,巩固了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据了解,华坚大部分国内员工的工资为3500-4500元,而埃塞员工的平均工资仅为400-500元。埃塞周工作日是六天八小时制,国假13天。平常加班按1.25倍计算,夜里加班按1.5倍计算,周日加班按2倍计算,国假加班按2.5倍计算。“这里的人工成本差不多是国内的七分之一,电费是国内的一半。尽管物流耗时更多且费用要多一半左右,但综合算下来,效益还是国内的6倍左右。”鞋城副总经理尹新军记者说。他认为,在亚吉铁路实现商业化运行后,物流成本和时间将大幅缩减,这意味着埃塞市场将更具吸引力。埃塞是“东南非共同市场”、“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组织”等区域组织成员,享受美国《非洲增长与机遇》和欧盟“武器除外的全面优惠安排”等免关税、免配额的政策,对出口周边及欧美国家具有一定的便利条件。“我们在埃塞生产的女鞋全部出口欧美,在这里可以享受零关税,而如果从国内出口则要交高达37%的关税。”尹新军说。不过,产能合作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埃塞工人的生产技能还需要进一步提高,以承接我们在国内的产业。”尹新军指出,当前,华坚集团国内的两个生产基地仍在生产,高端产品在东莞完成,中低端产品在赣州完成,而大批量产品已经转移到了埃塞。“我们准备在三年内把60%的产能转移到埃塞。”当前,华坚正在积极扩大在埃塞的生产规模,准备在亚的斯周边建设华坚国际轻工业城。总投资10亿美元,占地138公顷,2015年开始建设,预计2020年建成。届时,有望创造3万到5万人的就业,出口创汇20亿美元。华坚集团董事长张华荣有一个宏大的目标:要在全世界最穷的国家解决10万人就业,并将企业规模做到100亿美元。为了这个目标,他频繁地前往吉布提、坦桑尼亚、尼日利亚等国家考察,希望在那些国家重现华坚在埃塞的成功。中国车企纷纷登陆埃塞市场华坚鞋厂旁边坐落着另一家中国工厂——埃塞扬帆汽车有限公司。这是力帆集团于2009年在埃塞成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汽车SKD进口、组装、销售和售后服务业务。“埃塞大概每年有18000台各种车辆的进口,大部分为二手车,在为数不多的大约3000台新车销售中,力帆汽车的销售总量占据了约三分之一的份额。”埃塞力帆汽车直销公司副总经理马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在这些订单中,政府采购和个人购车各占一半。”在亚迪斯街头,偶尔可以看到黄绿色的力帆出租车呼啸而过。据了解,力帆新车在埃塞的售价大概在35万比尔左右,而5年以上车龄的日系同类型轿车平均在40万比尔以上,新车则在80万比尔左右,是力帆新车的两倍以上。为了鼓励新车进口和销售,埃塞政府对组装车企业实施原材料进口30%的关税优惠。另外,埃塞政府还承诺给予生产型企业不同年限的所得税免税。尽管有这样的鼓励政策,但埃塞的汽车产业还在起步阶段,对组装汽车的支持还不到位。马群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力帆在当地组装车辆的散件需要交关税5%、消费税30%-60%、增值税15%、生产消费税补足30%-60%,而二手车进口需要交关税35%、消费税30%-60%、增值税15%、附加税10%、代扣代缴税3%。这样算下来,组装车的成本优势并不明显。虽然当下利润有限,但越来越多的中国乘用车企业却看好埃塞市场的潜力,除了力帆,金杯和吉利等也纷纷在埃塞设厂。此外,胡颇认为,他的重卡组装厂的前景将更加光明,“我生产的是卡车专用车,市场价格相对稳定,即便算上所有的税,在这里的利润也会比国内高。”与税负相比,埃塞的外汇储备短缺给中国企业带来了更大的难题。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去力帆工厂参观时看到,除了几名门卫和一名中方负责人以外,巨大的厂房内空无一人,所有机器也都停止了转动。“我们不缺订单,实际上,现在还欠客户很多车。”马群说,“工厂年产能有3千至5千台,但实际年产量只有1千台,主要是因为埃塞实施外汇管控,现在外汇储备又不足,导致我们无法申请到足够的外汇进口零部件。”
[责任编辑:Gulfinfoczyfq]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 Tags
埃塞俄比亚埃塞东方工业园埃塞华坚工业园力帆汽车

相关文章